编程猫加盟模式引质疑:加盟商血亏不止

2019-09-11 1:58:39 沙发 科技

少儿编程平台“编程猫”在今年初获得了新一轮融资,并计划在两年内启动上市。能够在资本寒冬的背景下获得资本的青睐,“编程猫”自有其优势,那就是广阔的少儿培训市场,以及当下正火的编程培训风口。随着教育系统和家长对编程地愈发重视,早在2016年就已经提前布局少儿编程培训的“编程猫”能够获得资本的青睐也就不足为奇。

然而资本自有其需要,那就是一个没有上限且能不断快速增长的模式,用一句俗话说就是,创业者需要讲出一个动人的故事。为了配合其融资和上市计划,“编程猫”喊出了未来三年内打造“百城千店”的目标。

这个故事的确让人心动,不仅资本大鳄们对这样的故事感兴趣,许多编程领域的创业者也摩拳擦掌,想要借“编程猫”这个行业佼佼者的东风大展拳脚,这是因为“编程猫”早在去年就已经推出了加盟开店的政策。

但“编程猫”的故事,最终受益的却只有“编程猫”自己。那些曾经同舟共济的加盟商,已经被他们无情地推下了海,成为了一茬茬被割的韭菜。

加盟变成合作?无资质打擦边球

从2018年5月到2019年9月,短短一年多的时间,来自山东的小刘夫妇对“编程猫”完成了从爱到恨的转变。“没法不着急,作为他们的加盟线下店,我们每个月都要赔两三万,这谁也受不了啊。”小刘愁眉不展地说。

2018年5月,小刘夫妇作为编程创业者,在看到“编程猫”的加盟宣传后非常动心。“我们是看中了他们的品牌以及相应的承诺,前后投入了80万,其中29万是加盟费,其他是房租、人力成本。”

至今,以“编程猫加盟”为关键字在搜索引擎中搜索,仍然可以看到不少以盈利吸引眼球的宣传素材,诸如“加盟编程猫,实业稳定长期盈利三年购别墅”、“编程猫加盟校,试营业3个月收入超80万”等等。

可是小刘夫妇不仅没能像宣传中所说的赚钱,反而一直在赔钱,这并不是因为他们自己经营得不好,而是“编程猫”完全没有兑现加盟前的承诺。

“加盟之前他们承诺除了可以使用他们的品牌,还有一系列的培训、指导和推广。可是加盟后这些一个都没实现。他们的许诺听起来特别贴心,甚至包括根据不同地区发放足量的宣传物料,所以很诱人。但实际上,我们什么都没看到,宣传物料都是我们自己在做,相关的培训和指导就更没影了。”小刘说。

为此,小刘夫妇曾和“编程猫”方面联系过,没想到对方却改了口。“他们突然说我们不是加盟商,双方是合作方式。”听到这个说法后,小刘夫妇彻底懵了。“这时候我们意识到可能被骗了,咨询了律师才知道,做加盟需要特许经营备案。后来我们去查,发现‘编程猫’并没有这个备案。而且按照国家法律规定,这种加盟需要提前一个月向加盟商公开公司信息,他们也完全没遵守,到现在我们也没有看到他们公司任何信息。

编程猫加盟模式引质疑:加盟商血亏不止

按照国务院第485号《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企业需到商务部进行相关备案并获得许可,才有资格从事特许经营。“编程猫”并没有进行相关备案,即没有资格开展加盟业务。正因如此,在后续与小刘夫妇交涉过程中,他们改口称双方是合作关系。“既然是合作,为什么还要收取我们加盟费?”

编程猫加盟模式引质疑:加盟商血亏不止

不仅如此,按照管理条例规定,特许人还应按照合同内容向被特许人提供经营指导、技术支持和业务培训,这些“编程猫”也都没做。

编程猫加盟模式引质疑:加盟商血亏不止

“我们确实没这个资质,因为这个行业很难办下来,我们就是打擦边球。”在后续沟通过程中,“编程猫”相关工作人员曾如此直言不讳地对小刘说。“我们也准备走法律途径解决,但现在看起来合同对我们不太有利,而且打官司很耗时,我们耗不过对方。”小刘说。

合作也不行?过河拆桥抢生源

即使“编程猫”没有按照加盟前的约定,向加盟商提供培训、支持和宣传服务,但小刘仍靠着自己的努力将加盟店运作了起来。但眼看着要走上正轨时,“编程猫”釜底抽薪让他的店彻底失去了盈利的可能性。

“本来我们自己也做起来了,但他们居然来跟我们抢生源。就算他们不承认我们是加盟店,只是一种合作关系,那也没有给合作方拆台的吧?”说起此事小刘异常愤怒。

原来“编程猫”起家于线上培训,因此要求加盟店统一使用平台和账号,这样一来他们很容易掌握学生的个人资料,之后他们便会联系学生家长抢生源。

面对“编程猫”总部的抢生源,加盟店根本无力反抗。“第一,他们是线上,成本比我们低,经常会搞价格战,就是要耗死我们。但最可气的是第二点,他们各种跟学生家长诋毁我们加盟店,说我们的实力不行,不如他们线上教得好。”对于“编程猫”这样的做法,小刘完全懵了。“如果说不按照合同提供服务也就算了,现在还来跟加盟店抢生源。如果你说我们是合作关系,那相当于我替你招生了,应该是你给我付费,而不是我给你交了29万加盟费。”

由于总部利用学生资料暗地里抢生源,小刘刚走上正轨的加盟店立刻垮了。“现在我们有30个学生,但问题是,很多学生都是学完一期课程就不来了,被他们‘编程猫’给挖走了。”小刘说,面对更优惠的价格以及在舆论攻势下对加盟店的不信任,很难有家长会在线下加盟店继续让孩子学第二期。

走投无路的小刘开始寻找同样被欺骗的加盟商。“我们有个群,群里有七八十个加盟商,大家面对的情况都是一样的,都对‘编程猫’十分不满,而这些加盟商也只是冰山一角。”小刘说。

按照“编程猫”的官方口径,目前他们在全国拥有600多家线下实体店,但根据内部消息称,实际数字在200家左右。

“我们现在就想要个说法,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他们这生意做得太‘聪明’了,一边赚加盟费,一边利用加盟店撬生源,简直是敲骨吸髓!”

以小刘的店为例,“编程猫”不仅收取了他29万加盟费,还先后从他的实体店撬走了上百名学员。而全国200多家加盟店,就为“编程猫”带来了6000多万的加盟费,以及2万名以上生源。

“风险都是我们的,利益都是他们的。”小刘绝望地说。

实际上“编程猫”虽然是少儿编程培训赛道的领先者,但绝不是唯一玩家,而其他竞争者中也不乏线上与线下相融合的发展模式。只不过除了“编程猫”之外,并没有其他平台在线下扩展过程中像“编程猫”般激进,且以加盟为主。

是否发力加盟?行业态度不一

目前业内对于少儿编程培训的加盟发展模式态度不一,有赞同者也有反对者。贝尔编程创始人林钊仕曾向媒体表示——加盟商选择加盟有三大原因:一是政策的持续利好,加上家长端对少儿编程的需求也不断增加,促进了机构开展少儿编程课程;二是机构需要持续引入紧跟市场发展的有竞争力课程;三是师资匮乏和综合成本高等成难题,而加盟优质的、有运营经验的品牌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包括已经融资B轮的小码王、极客晨星和西瓜创客等竞争者中,不乏经营运作的正面案例。以小码王为例,成立三年来,小码王开设了近60家旗舰校区,多数为直营,分布在全国20个城市。这个速度对比编程猫不算快。据悉,小码王创始人王江有已经在培训领域深耕长达10年,此前曾任美国上市IT培训机构达内集团的副总裁。

可以发现,小码王的团队具有先天优势,在校区选址、开店、课程服务方面等都有比较丰富的经验。特别值得关注的,小码王已通过“小码王校园平台”和师生教育普及课、学校社团课、校队集训等多种模式,以免费的公益形式,与全国超过500所中小学建立深度编程教育合作。

另外一个品牌,极客晨星少儿编程是新东方投资的少儿编程教育机构,已有近百家校区,其在今年3 月正式成立“校长学院”,校长学院核心课程涵盖战略规划、品牌建设、人力资源、学校运营、产融结合、财务管理等系统化的经营课程。其CEO展爽介绍,成立“校长研修营”,就是希望通过与各位投资人和校长共同携手,扩大品牌优势,推动极客晨星少儿编程在中国青少年当中更加普及化。

按照“编程猫”公开说法,他们将在两年内启动上市计划。而大量的下线实体店,以及无限的线上生源,都是支撑他们上市故事的绝好素材。只是,这个故事背后,有着上百个小刘这样血本无归的加盟者。而这个数字,还可能会进一步攀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