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危机:德国、欧洲经济难以承受之重

2020-09-28 2:04:12 沙发 财经
本文是看到热点#欧洲难民问题升温#写的文章,难民潮背后的美俄角力等问题很多人写,我虽然也略有研究,但是财经类作者不谈政治。我们切换到经济的角度,稍微深入点看看难民对欧洲经济的冲击。
我在德国呆过一段时间,我喜欢德国人的严谨和认真,不吹不黑,不仅仅因为德国是欧洲经济发动机,以及口口相传的各种德国故事,而是在做经济和金融市场研究的时候,你经常会发现并感叹:哇!德国的统计数据就是严谨和认真!你去找找其他国家的数据,经常会觉得:这都什么嘛?还不如我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嘛。

难民危机:德国、欧洲经济难以承受之重

德国-新天鹅堡

因此我们这次的主题是:难民对欧洲经济秩序和发展的冲击是非常巨大的,尤其是德国,可以说将是德国经济不能承受之重。如果德国经济都起不来,欧洲经济没了最主要的发动机,又怎么复苏?

2014-2015年爆发“欧洲难民危机”,在2015年达到高峰。我当时看欧洲经济的时候,希望找下难民的相关数据,德国果然不负我的信任:德国统计的移民数据里,2015年来自亚洲的“移民”非同寻常的飙升(请见下方图形)。“未知来源”、“欧洲”、“非洲”的移民也有比较大的跳升。虽然任何机构都不太可能统计到难民的全部数量,但是德国的这个数据大体上可以反映出当年难民快速涌入的态势。

难民危机:德国、欧洲经济难以承受之重

德国统计的“亚洲”移民,2015年飙升

自2008年肇始于美国的全球金融危机、2009年引爆了希腊的债务危机、继而在2010年全面爆发欧债危机之后,德国掌握了欧元区财政的主导权,德国主导的对欧元区财政的整顿和成果是有目共睹,欧元区的财政是逐年好转的。请见下方图形,从2010年以来,欧元区整体的财政赤字逐步收窄,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也以较快的速度恢复。

难民危机:德国、欧洲经济难以承受之重

欧元区财政赤字恢复

到2014年,欧债危机逐渐消退,欧洲经济逐渐恢复,德国的GDP也从低位开始回升。但是经济周期规律中的复苏阶段,被2015年的“难民潮”硬生生的打断,德国的经济再度承压下行(请见下方图形)。按照德国的统计数据,亚洲“移民”每年的增加人数,直到2019年仍然明显高于2014年之前,这可能是之前的“移民”安定后,带动了更多亲戚朋友选择“移民”。此后德国经济没能再度“起跳”,一直差于美国。

难民危机:德国、欧洲经济难以承受之重

德国经济恢复被打断,复苏乏力

2017年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此后美国发动的贸易战剧本,大家应该就比较熟悉了。其中美国对欧洲的贸易战也比较强硬,打击的目标也很有重点。作为欧洲经济发动机、出口是经济重要支柱的德国,经济受损非常严重。经济一蹶不振,默克尔只能勉力支撑。

比经济受损更严重的是,德国对欧元区财政的主导权也失去了。前面这么多年整顿欧元区财政的功劳,眼看要被其他人摘桃子,默克尔的压力更加大了。去年新任的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之前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总裁,再之前呢?是法国的财政部长。拉加德对于欧元区财政的看法与前任、有“超级马里奥”之称的德拉吉有较大不同。她的上任,本来背后就带着欧元区诸国对于严格的财政紧缩政策的不满情绪,还有各国财政重新寻找平衡的期望。此次欧洲的疫情对拉加德就像天降大礼,加速了欧元区财政迈向统一的脚步,拉加德在欧洲央行行长的职位上,已经有了值得称道的功绩。

难民危机:德国、欧洲经济难以承受之重

欧洲央行大楼

现在德国经济面对的情况比2014-15年更加严峻很多,当时的德国经济基本面尚好,有复苏的趋势,欧元区财政主导权在手,所以还能撑得住。但是经过上轮“难民潮”、美欧贸易战、丢失欧元区财政主导权等事件的打击,再叠加欧洲的疫情,现在的德国经济也颇有些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感觉。如果新一轮难民潮涌来,德国经济怕是扛不住。德国还是欧洲主要国家中疫情管控的优等生,德国如果扛不住,欧洲其他国家就更不用提了。

难民危机:德国、欧洲经济难以承受之重

欧元下跌

近几年美欧的整体情况表明,欧元区经济恢复弱于美国的后果之一是:欧元兑美元将下跌。当然,欧元下跌也是欧元区各国,包括欧洲央行乐于见到的。原因如下:

本月初举行的欧洲央行会议上,拉加德也发出了不满意欧元上涨的暗示(当时欧元上涨到1.20)。她当时表示:“因为欧元升值给价格带来下行压力,我们必须加以认真监控,而且已经对此进行了密集讨论”。虽然当时拉加德特地强调了“欧洲央行不以具体汇率水平为目标”。但是,实际上在欧债危机之后,欧洲央行是比较坚定支持压低欧元汇率的。因为汇率升值不仅会降低进口价格、进而削弱通胀,欧洲升值还会降低欧洲商品的出口竞争力,这些欧元升值导致的不利后果与她强调的欧洲央行对通胀的目标和经济增长的目标相悖。因此,拉加德仍然延续了欧洲央行压低欧元汇率的立场。

最典型的例子是,在2018年1月欧元兑美元升至1.25美元时,时任欧洲央行行长的德拉吉表示汇率波动“构成不确定性来源,欧洲央行需要对欧元升值进行监控”。此后欧元在2018年重回下降通道,一路跌到今年疫情前,最低至1.08。

原创 威观经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