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杀妻焚尸案庭审现场:凶手未表现过多忏悔,一心求死

2020-11-20 9:04:04 沙发 国内热点
面对检察官的询问,虽然严豪杰知道自己面临着什么,但并未表现出过多忏悔。严豪杰说:“这些提审什么的,除了让我难过外,改变不了我内心的任何想法,就是希望死。”

11月19日8点30分,上海,刘军和妻子带着女儿刘敏(化名)生前最喜欢的奶茶和水果去了女儿的墓地。“女儿,案子今天开庭了,我们请了律师,相信法律公正,让杀人犯受到应有的惩罚。”

一遍遍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刘军和妻子的眼泪控制不住地顺着脸颊流下。

上海杀妻焚尸案庭审现场:凶手未表现过多忏悔,一心求死

11月19日,上海,开庭前夕刘敏父母带着女儿喜欢的食品去祭拜。/记者 时婷婷

刘军和妻子至今都不愿意相信,平时看着懂事、和顺的女婿严豪杰,因还赌债将新婚才3个月妻子杀害并焚尸。在刘敏遇害的前一天,其母还帮女儿测出怀孕,商量着第二天去医院确诊。

案发当天的大火惊扰了四邻,该案因情形恶劣备受关注。

11月19日下午,这起杀妻焚尸案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从庭审现场看到,刘敏的丈夫、被告人严豪杰面色憔悴,情绪消极。对于检方指控的故意杀人罪、放火罪及犯罪事实,严豪杰表示无异议,并请求法庭判他死刑。

庭审持续2个半小时,将择期宣判。

上海杀妻焚尸案庭审现场:凶手未表现过多忏悔,一心求死

2020年1月1日,刘敏刚刚举办完婚礼,3月20日即遇害。/受访者供图

1海归女婿杀妻焚尸,案发前一天妻子测出已孕

11月19日一早,刘军和妻子瞿女士带着苹果、糕点、椰汁、可乐,去了女儿的墓地,他们在开庭前看望一下女儿。“她生前最喜欢喝奶茶。”瞿女士说,昨天一晚都没睡,越临近开庭的时间心里越忐忑。

在女儿的墓前,刘军两口子在墓碑两侧摆上了鲜花,望着女儿的照片,瞿女士再难以抑制悲痛,一边抚摸着女儿的照片一边叫着“囡囡”。刘军则一遍遍擦拭着女儿墓碑上的尘土,默默流着泪。临走时,刘军一次次回头,希望再看女儿一眼。

随着开庭时间的临近,刘军的思绪回到半年前的2020年3月20日,这一天对他来说是一种痛苦。

“我是7点半上班,刚到单位,就接到邻居打来的电话,说我家起火了。我赶紧往回赶,回去后发现是二楼我女儿的房间着火了,我想冲进去想救人,但是火势太大已经进不去了。等我再见到女儿时,女儿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下半身都没有了,身上还插着一把刀。”刘军说,女儿刘敏去世时只有26岁,生前是上海一所小学的语文老师。

“我得知起火的时候,以为是家里电路断路了,根本没往坏处想。后来是警方告诉我们放火的是女婿严豪杰,我女儿在他放火前就已经被他杀了。”刘军说,刘敏和严豪杰是2019年1月经邻居介绍认识的,托人打听后发现,养父母待严豪杰一直视如己出,甚至还有些溺爱。

2019年8月17日,情投意合的严豪杰和刘敏领取了结婚证,2020年1月1日举办了婚礼。

在刘军看来,性格温和的女婿和女儿感情一直都不错,再加上知根知底,刘军夫妻也对这门婚姻很满意,“男方我们也从亲戚朋友那里打听了一下,比如说父母跟小孩的关系,父母的脾气怎么样,小孩在哪里工作的,哪里毕业的。我们得知他毕业后还到英国留了两年学,回来以后,他父亲给他找了一个做安全气囊检测的工作。主要我女儿愿意,我们就尊重了她的意见。”

刘军回忆,刘敏和严豪杰婚后感情很好,几乎没见到两人闹矛盾。“出事是在周五,星期二和星期三我女儿和严豪杰住在她婆家。星期四我女儿在家里上网课,晚上就和我们一起住的,严豪杰没来。当天晚上我们还一起看电视,一切都正常,没想到周五就出事了。”

案发前一天,刘敏还在母亲的帮助下测试了早孕。“3月19日试纸测出来是怀孕了,本来我想着第二天她上完网课带她去医院确诊的。”刘敏的母亲瞿女士哽咽地说,3月20日8点50分,因为刘敏没有按时上网课,平时和她关系要好的老师也联系不到她,大家都没想到此时的刘敏已经遇害。

案发后,经法医尸检,刘敏腹内已经有了婴儿胚胎成分。

上海杀妻焚尸案庭审现场:凶手未表现过多忏悔,一心求死

刘敏生前教学的情景。/受访者供图

2学生家长叫她“刘大宝”,做纪念视频悼念

“这些事——是永不漫灭的回忆,明亮的教室里、整洁的讲台前、孩子们的目光中……还有—父母的膝上,心头……”这是刻在刘敏墓碑后的一段话。刘军告诉记者,这是刘敏所在学校给她写的,短短的几句话,道尽了女儿的一生。

刘敏从小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刘敏也不负众望。多名邻居回忆,刘敏从小就听话懂事,一直是乖乖女,对于刘敏的被害,邻居们无不惋惜。

“初中、高中,我都一直陪读,白天她去上学我就去上班,晚上她下课我就陪她学习。周六日需要补课,我就在车里等她。她也特别懂事,从小不让我们操心。上大学以后,她开始独立生活,考取了教师资格证,毕业后就留在了实习的学校。工作4年就成了二年级的年级组长,也是学校最年轻的年级组长。”提到女儿的过往,瞿女士泣不成声。

刘军夫妻表示,女儿性格开朗,喜欢旅游;但是生活简单,平时即使和要好的闺蜜聚会再晚也会回家,如果瞿女士已经睡了,刘敏会轻轻地亲一下妈妈。“有时候,女儿也撒娇叫我妈咪,还总是在我们的生日或者节日给我们准备惊喜,准备礼物。看到商场好看的鞋、衣服也都想着我们。她和公婆相处得也很好,我这么好的女儿他怎么能下得去手。”瞿女士说。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刘敏遇害后,她所在班级的多名学生家长参加了刘敏的葬礼,还经常到家里看望刘军夫妻两人。庭审当天,法庭外还有学生家长等候,希望旁听。

为了纪念刘敏,家长们特意做了一段约5分钟的视频,配着《感恩的心》的视频开头写着:“谢谢您陪我们一段路,我们一辈子都会记得您。”每一张照片、每一段视频都记录着刘敏上课、辅导学生作业、参加学校活动的样子。笑容甜美,工作认真,从刘敏上课的视频中也能看出刘敏对教师工作的热爱。

“我女儿跟一年级二年级小朋友,上课时是老师跟学生的关系,下课后就像朋友一样相处,家长都不叫她刘老师,都叫她刘大宝。”刘军说,这段5分钟视频他时常拿出看,每一次看到女儿的音容笑貌都忍不住流泪。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这位年过半百的父亲一直强忍着泪水,还不时安抚着妻子。但打开视频的那一刻,他的眼泪开始忍不住地流,哽咽声音已无法再完整地讲述女儿的过往。

上海杀妻焚尸案庭审现场:凶手未表现过多忏悔,一心求死

2020年3月20日,严豪杰杀妻后,点燃了岳父母家的房子,图为灭火后的现场图片。/受访者供图

3杀妻后一心求死,精神鉴定一切正常

平时温和的女婿严豪杰为何对如胶似漆的新婚妻子下毒手,刘军一直都想不明白。

“后来警方告诉我们,严豪杰是为了向我女儿要25万元嫁妆钱还赌债,被拒绝后才下了杀手。”刘军说,实际上,当时严豪杰的养父患了癌症,这25万元是刘敏想着给公公治病的钱。

对于严豪杰有赌博嗜好这件事,刘军夫妇并不知情,案发后才得知在婚前养父已经帮严豪杰还了200多万元赌债。严豪杰也写过保证书不再赌博,“婚后,严豪杰提到过公司搬家、给他重新安排工作什么的。后来我发现,他应该是在结婚后就从单位辞职了。”刘军说。

严豪杰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案发当天,他向妻子刘敏索要25万元嫁妆是为了还赌债,实际上他当时欠下100多万元赌债,但是没敢和刘敏说实话,只是想先拿25万元去应急。刘敏也是在当天才知道丈夫不仅欠了赌债还有高利贷。严豪杰提出要钱要求后,遭到了刘敏的拒绝。刘敏提到如果他把钱拿走了,公公的病怎么办?而此时,严豪杰也非常清楚养父已患有肠癌的情况。

“我当时就想拿刀吓唬吓唬她,从一楼拿了一把最小的水果刀。上楼后一时脑热,没想那么多,人捅完了也吓得要死。”面对检察官的询问,严豪杰供述:他前后捅了3刀,杀人后他下楼清洗了手上的血迹,然后回到楼上,用打火机焚烧了现场。

面对检察官的询问,虽然严豪杰知道自己面临着什么,但并未表现出过多忏悔。严豪杰说:“这些提审什么的,除了让我难过外,改变不了我内心的任何想法,就是希望死。”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因严豪杰的举动属非正常状态,还曾被要求做精神鉴定,但结果显示其一切正常。

4作案前曾踩点,案发后曾两次换车

尽管严豪杰一再强调是一时冲动酿造的命案,但刘敏的父母及其代理律师在调查后并不认同严豪杰的说法。

被害人刘敏家属的代理律师、上海新惟律师事务所樊颙介绍,经调查,此案因严豪杰为还赌债,找妻子刘敏要钱所引起。严豪杰作案前,借车、换车,两次前往案发现场,提前踩点、窥探。确认刘敏父母不在,仅有刘敏一人在家。作案时,严豪杰在明知持尖刀捅刺刘敏颈部将导致她死亡的后果,仍恶意持刀捅刺刘敏颈部三刀,导致刘敏左锁骨下动脉破裂致大失血死亡;作案后,严豪杰放火焚尸烧屋,没有第一时间离开现场,而是在案发现场窥探、观察火势,确保“火势足够凶猛”,能“毁尸灭迹”后才离开案发现场。离开案发现场后,严豪杰也没有立刻投案,为隐藏踪迹再次换车,没有真心悔罪,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

严豪杰杀人后,为毁尸灭迹,用打火机将案发现场室内的书籍点燃后放在刘敏床的被子上,引燃室内物品。放火焚烧房屋,致房屋二楼室内物品全部毁损、整栋房屋结构严重毁损,燃起的大火对于相邻房屋及周围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财产安全持续造成威胁,依法构成放火罪,应当数罪并罚。

樊颙称,严豪杰到案后并没有如实供述全部犯罪事实,还隐瞒了其作案前后的行为,没有真心悔罪,应予以严惩。

上海杀妻焚尸案庭审现场:凶手未表现过多忏悔,一心求死

11月18日,上海,刘敏父母表示,只希望能判处严豪杰死刑。/记者 时婷婷

5当庭表示希望判死刑,愿一命抵一命

11月19日,此案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检方指控,2020年3月20日8时许,被告人严豪杰驾车至上海市浦东新区彭平路其岳父住处,在二楼卧室内向其妻刘敏索要钱款用于归还赌债,遭刘敏拒绝后严豪杰至厨房拿水果刀后返回二楼卧室,采用持刀威胁等方法再次向刘敏索要钱款,被拒后持刀连续戳刺刘敏颈部致刘死亡。为毁尸灭迹,严豪杰在该卧室内用打火机点燃书本等物引燃屋内物品后逃离现场,致该房楼室内物品及楼房结构严重毁损。经鉴定,死者刘敏系生前被他人用锐器戳刺颈部造成左锁骨下动脉破裂致大失血死亡,并且死后焚尸。

检方指控,被告人严豪杰故意杀死一人,又以放火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已触犯《刑法》,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以故意杀人罪、放火罪追究刑事责任。

检方当庭建议,判处严豪杰死刑。

检方还提到,通过恢复严豪杰手机信息,发现其有4000多条欠款短信。证人证言称,被发现时,刘敏尸体已经碳化,且身上伤口为贯穿伤。

被害人刘敏家属的诉讼代理人当庭出示了相关证据,并发表了希望法庭判处严豪杰死刑的意见。

面对检方的指控及相关证据,严豪杰在法庭中表示,对于指控的内容和证据没有异议。严豪杰说:“当天要还25万赌债。早晨我借了朋友的车,想去抵押贷款。但是因为抵押的钱不够,就想从刘敏那拿钱。但是刘敏不给我,我们发生了争吵。后来我下一楼取早餐时,顺便拿了一把小水果刀,想吓唬她,但是她没理我。我就一时冲动捅了她。捅了两刀后她倒在地上,我又捅了一刀;还拿走了床头的钱,因为害怕放了火。给朋友还了车,我就回家和父亲说了,之后就去自首了。”

对于被指预谋杀人,严豪杰并不承认。同时严豪杰表示,支持被害方要求判处他死刑的要求,一命抵一命。

庭审持续近2个半小时,将择期宣判。

庭审结束后,刘军表示:“只希望能尽快判处严豪杰死刑,还我女儿一个公道,暂时不会考虑民事赔偿。”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 上游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